据了解,目前东部多地在11月出现工业增速放慢,重要原因是与居民消费相关的汽车、家电、手机、烟酒等行业增速放慢。据了解,目前东部多地在11月出现工业增速放慢,重要原因是与居民消费相关的汽车、家电、手机、烟酒等行业增速放慢。

比如,11月,除了浙江汽车产量快速增长外,北京、河北、天津、上海、山东、广东等汽车产量均为负增长。考虑到东部地区出口整体仍在加快,可见工业放慢并非由于外需疲软引起。

12月18日,浙江泰隆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、浙江工商大学现代商贸发展研究院院长郑勇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正常情况下居民消费增速是稳定的,但目前有放缓压力。“在对经济预判不乐观的情况下,消费刚性受到影响,消费者减少奢侈品、耐用品开销是正常的。”

11月东部工业增速放缓

为什么一些东部地区的工业出现增速放缓?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,主要是主导产业的影响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今年11月单月的数据显示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上海、江苏、山东、广东的汽车产量均为负增长。

除了汽车行业感受到“寒意”外,北京、天津、江苏、山东等地的11月手机产量增幅为负。此外,11月河北、上海、天津的空调产量也出现了负增长。

让居民“敢消费”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目前,东部大部分的出口仍然在加快增长。比如,1-11月江苏、山东、上海、广东的出口增速(人民币元计算)分别为9%、2个百分点。

这说明,目前东部工业放慢,主要还是国内需求放慢导致的。

12月18日,山东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靳卫东认为,经济下行压力导致一些人对预期收入的悲观,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消费。“从长期看,居民的消费仍在升级,教育、旅游等投资性消费占比较大,但是普通型消费额可能会减少。”

郑勇军指出,现在工业发展放慢的重要原因,是居民消费需求在降低,这反馈到实体经济,导致企业生产效益受到影响。“经济有下行压力的背景下,居民消费相对谨慎,一些消费者会有一种防卫性储蓄的心理,从而节省消费开支。“建议下一步要健全社会保障制度,从福利、养老、退休待遇等方面完善居民保障体系,让居民敢消费。”

同时,他指出要进一步降低税负,适当减轻消费者负担,降低房价。“很多已经买房的居民,为了偿还贷款,必须节省其他方面消费开支。而没买房子的居民如果需要购房,也必须增加储蓄,将大笔收入花费在购房上。因此,过高的房价对消费主力军的年轻人来说产生了重大负面影响,限制了年轻人的更多消费。”

而北京工商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周清杰教授则认为,随着居民更多地提高服务消费比重,也会影响工业品消费,进而影响工业增速。

搜索

复制